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文学作品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警营文化 > 文学作品

天 剑──“3.01”昆明火车站暴恐案暴恐团伙覆灭现场记实(三)

时间:2015/4/15 11:08:45   作者:未知   来源:网络转载   阅读:447   评论:0

三、众人拨剑

生死线上,民警和群众赤手空拳地与暴徒展开殊死搏斗,不断地撕碎暴徒的罪恶梦想

1、王海岗:任凭砍杀压住暴徒不松手

天_剑──“3.01”昆明火车站暴恐案暴恐团伙覆灭现场记实(三)

3月1日晚,官渡分局巡特警大队民警王海岗,手持铁棍,带领三名协警员在昆明火车站旁边的永平路、站前路、永胜路等重点路段、重点区域进行巡逻执勤。

当晚21时15分,当他们巡逻到永平路治安岗亭时,突然看到大量群众从火车站站前广场沿北京路方向奔跑过来,尖叫声、哭喊声响成一片。几名群众边跑边喊:“砍人啦!砍死人啦!”

他看到奔跑的群众这么多,场面这么混乱,意识到一定发生了严重的险情。他便向站前广场冲去。奔跑中,他被奔逃的人群把他与协警冲散了。

王海岗只身跑到火车站出站口附近人员密集的地方时,看到一名蒙面暴徒双手拿着长刀,凶残地砍向一名中年妇女的脖颈,刀锋砍处,鲜血随即喷射出来,中年妇女当即倒在地上,惊恐的群众尖叫着四处躲避逃命。他毫不犹豫地飞身冲了上去,大吼一声:“住手,我是警察。”同时,举起手中的铁棒用力猛击在那名暴徒的头上,并迅速一个“挎摔”擒敌动作,将暴徒扭翻在地。他一边继续用铁棒敲击暴徒,一边将暴徒的手反剪在后背上,准备铐住暴徒。被控制的暴徒尖声大叫,这时候他才发现这是一名女暴徒。女暴徒婴儿般“哇哇哇”地不停地大声呼叫,其他暴徒听到呼喊,纷纷举刀向他砍来。

面对众多凶残的暴徒和砍向他的数把明晃晃的长刀,他没有退缩。他一边用左手和膝盖狠狠压住被制伏的女暴徒不放,一边用右手中的铁棒拼命地还击暴徒。

像砍杀愤怒的猛狮一样,四名暴徒举着长刀,“唰、唰、唰”、“嗖、嗖、嗖”地连续不断地向他砍了足足两分多钟。倾刻间,他的头部连中7刀、胸口中1刀、左手手臂中2刀、腹部中1刀,握着铁棒还击的右手被重重地砍了1刀,后背警服连着皮肤被刀刃划开。一名暴徒从他左耳上方一刀刷下,一直拉到他的嘴中,将他的半边脸彻底砍开,鲜血染红了警服。

尽管身中数刀,受伤严重,尽管众多暴徒像野猪一般对他狂撕乱咬,王海岗左手和膝盖仍死死地压制着女暴徒,任凭砍杀就是不松手。一名暴徒一刀砍在他左手虎口上,虎口当时就被砍开深至掌骨。

重伤累累、鲜血淋淋的王海岗,再也无法握住铁棒,他头晕目眩,身子一软,缓缓地倒下,压在了那名女暴徒的身上。暴徒们以为一身鲜血、倒在血泊中的王海岗已经被砍死,于是拉起他身下的同伙,继续向无辜的群众肆意砍杀。

天_剑──“3.01”昆明火车站暴恐案暴恐团伙覆灭现场记实(三)

不一会儿,苏醒过来的王海岗,慢慢移动着右手,从警服的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,拨通了值班中队长的电话。但是他的脸和嘴被暴徒砍开了,走气变调的声音已经无法从唇齿间发出,他只有含混不清地大声地反复吼叫:“火车站有蒙面暴徒乱砍群众。”说着,终因失血过多又昏倒在地上,生命危在旦夕。

经过几天的紧急抢救,王海岗活了过来。他的头上、脸上、胸口、背上、手上,有的伤口长达近三十公分,像拉链一样被缝合了上百针。特别是他被暴徒砍开的大半个左脸,还有鼻子、右脸上的刀伤,三条“拉链”横七竖八地拉通全脸。

他幽默地说:“我的脸被暴徒雕成了一朵花。”

当云南省公安厅党委委员、政治部主任李刚,代表省长助理、公安厅长杨嘉武和厅党委去医院重症监护室看望慰问他时,看到他体无完肤,已经几乎认不出他原来的模样时,紧紧地扶着他受伤的双手,感动的泪水充满了眼眶。

是啊,这就是我们普通而勇敢的民警!

2、谢林:追击暴徒一步一个血印

暴恐袭击发生时,正在站前广场巡查执勤的昆明站派出所执勤三中队队长谢林,突然发现临时候车区内有大量旅客边向广场奔跑,边喊:“砍人了!砍人了!”

天_剑──“3.01”昆明火车站暴恐案暴恐团伙覆灭现场记实(三)

他意识到有严重事件发生,立即用对讲机向值班副所长张立元报告:“东大棚临时候车区出事了,请立即支援!”

作为旅游大省的一个大型中枢火车站,每天都有数十万人来往中转。人多事多。这里时不时会有醉鬼、精神病人,或者闹事者在车站打人、杀人、打群架。按以往的经验,他们用警棍或者三米左右的铁制防暴叉,就能将犯罪嫌疑人制服。于是,他想都没有多想,操起一根防暴叉就向出事地点奔去。

赶到现场后,谢林却惊呆了:临时候车室内的地面上,躺着三十多名旅客,有的静静地躺在地上,身下正在流出一大片鲜血;有的蜷缩在地上,不停地“啊、啊”惨叫;有的抱着头,有的捂着胸,拼命地呼喊:“救命啊,救命啊!”

他上前刚扶起一名脖子被砍开的旅客,突然又从广场方向传来众多旅客的哭喊声、“救命”声。他只好边给120打电话,边拿着防暴叉向广场跑去。

在广场边售票厅外面的立交桥下,谢林追上了三名正在挥刀乱砍旅客的暴徒。他大喝一声:“我是警察,把刀放下!” 三名暴徒见有警察追来,不但不听警告,反而挥刀向他砍来。

“警察”,这个充满正义、能让罪犯胆寒的威严名称,此刻在不要命的暴徒面前,却不管用了。这时,不要说是警察,就是“天王老子”来了,也不会卖他的帐了。

就在此时,昆明站派出所副所长张立元和民警彭宾赶来增援,他们用防暴叉、电警棍合力将三名暴徒围在中间,伺机抓捕。3名暴徒见势不妙,背靠着背,挥舞着寒光闪闪的长刀,向着民警一阵狂吹。

谢林左挡右闪,奋力还击,他用防暴叉一下将其中一名暴徒的砍刀打落后,与车站保安一起将这名暴徒叉倒在地。他上前一步,骑在暴徒的身上,抓住暴徒的手,取出手铐准备铐住暴徒。

“唰、唰”,突然,从谢林身后蹿出一名暴徒,向他挥刀就砍。他的头部当即被砍开一条大口,顿时鲜血喷涌而出。

谢林眼前一阵晕眩,鲜血迷住了他的眼睛。他用力吹了吹眼睛上的血液,使力摇晃了两下头,很快又清醒过来。朦胧中,他顾不上剧痛,仍用双手死死压住已被扑倒在地的暴徒,并向周围惊慌失措的旅客喊道:“快躲开!快跑!”

此时,暴徒的砍刀接二连三地向他的脸上、头上砍去。他一手压住暴徒,一手与暴徒展开搏斗。暴徒又一刀砍来,他的右手又被砍开一道口子,疼痛钻心,鲜血直流。

几名暴徒趁机拉起地上的同伙,边砍边向广场方向逃窜。谢林不顾伤口疼痛,一手捂住鲜血喷涌的头部,一手提着防暴叉,一步一步地向暴徒追去。他每追一步,鲜血就从他的头上、胸上、手上的伤口里喷涌一次。像流水般奔流的鲜血,湿透了他的警服,灌注到他的脚上,流淌在地上。

不抓住暴徒,决不罢休。他1995年从云南省公安专科学校毕业,穿上警服的第一天起,他就把“责任当先”作为他的座右铭。2000年春运的一天,他在T62次列车上巡视车厢时,一名突发精神病的旅客在车厢里挥刀乱砍,并不断叫嚷:“谁过来就砍谁。”他一边稳定对方的情绪,一边慢慢向他靠近。接近对方后,他果断上前将其死死抱住,趁机夺下对方手中的菜刀,将其制伏。

面对暴徒,他决不退缩。他凭着坚强的毅力,向北京路方向追出10多米后,终因流血过多,双脚支撑不住身体,倒在了地上。在他的身后,留下了一串长长的血印。

谢林被紧急送往四十三医院进行抢救。经医院诊断为头部刀砍伤,颅骨开放性骨折,颅内积气,脑肿胀,中型开放性颅脑损伤,双手砍伤,伤势严重。经过一夜的手术抢救,终于保住了他的生命。

谢林用血肉之躯,勇敢地与暴徒搏斗,为群众脱离危险赢得了宝贵的时间。

群众自发组织到医院看望他,久久地守候在重症监护室门外,等待英雄平安的消息。一名退休老人匆匆赶到医院,坚持将自己省吃俭用攒下的一万元钱塞到守护谢林的民警手中,请其一定转达对谢林等受伤民警的慰问和关怀。

3、张立元:“有种,你们来砍我!”

当晚,正在值班的副所长张立元从对讲机里听到谢林报告“出事了”三个字时,立即拿着一根防暴叉往车站广场冲去。

他清楚,火车站站内当晚还有7趟列车待发,候车厅里还有一万余名旅客在候车,一旦暴徒冲进候车大厅,后果不堪设想!于是,他边跑边按照应急预案,用对讲机调集周边民警前往支援:

“治安队、西边执勤点,迅速支援东大棚!

“验证口做好封闭准备,进站口、查缉站、站内,坚守岗位,做好处突准备,确保候车旅客的绝对安全!” 
“交警队,从北面支援治安队,围堵暴徒!”

当他冲到车站东侧行李寄存处时,看见三名持刀暴徒正在挥刀对旅客狂砍,他大吼一声:“我是警察,把刀放下!”

三名暴徒听到喊声,像被按了“开关”按钮的机器人一样,一齐转身,挥刀向他砍来。

面对疾风般的刀影,他紧握防暴叉迎面冲上去,和其他民警一起与暴徒开展搏斗,并将三名暴徒围堵在中间。暴徒们见势不妙,手持长刀疯狂挥舞,企图夺路逃窜。

他和战友并肩与暴徒展开搏斗,很快就用防暴叉将一名暴徒按倒在地。谢林上前压住那名暴徒,正准备制伏时,后面又冲来几名暴徒挥刀向他和谢林狂砍。不一会儿,战友谢林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民警彭宾马上向暴徒冲去,用警棍与暴徒搏斗的同时,用身体挡住继续向谢林行凶的暴徒。另外两名残忍的暴徒冲向彭宾,举刀砍向他的胸部、腹部,彭宾身中数刀,眼前一黑,倒了下去。

丧心病狂的暴徒,继续向张立元和群众砍杀。

张立元使出浑身解数,手持防暴叉一边和暴徒搏斗,一边向左边转移。他清楚,左边是一个群众较少的停车场,为了避免更多的旅客受到伤害,他决定把暴徒往停车场方向引领,以便在停车场将暴徒围捕。于是,他边往停车场方向跑,边高声喊道:“来砍我!狗杂种,你们有本事来追我,来砍我!”

但是,狡猾的暴徒好像识破了他的企图,追了几步就停下,又像斗疯了的公牛,红着眼睛,向慌乱的人群乱砍乱刺。

这时,他再次吃了一惊!暴徒要砍杀的,仅仅是手无寸铁,无任何心理准备、无任何防范意识的旅客群众!

从他们的统一着装、统一凶器,从他们统一的砍杀动作和相互协作拼杀判断,这不是一般的歹徒,这是一伙有组织、有目的、有经验的暴恐分子! 

五名暴徒仍在追着群众肆意砍杀,一个个群众在刀光闪影中倒下了。张立元十分愤怒,牙齿咬得“嚓嚓”响。他看看暴徒手中的冷酷砍刀,再看看自己手中的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的防暴叉,深感力不从心。眼看着一片片群众无辜倒下,鲜血飞溅,他心如刀绞。按照规定,一般情况下,在车站正常例行执勤,不带武器。但现在情势紧急,事态严重到非得使用武器时,却来不及去领取、使用。

他被震怒得全身发抖。他大声地哭喊着:“杂种,有种,你们来砍我。”紧紧握着手中的防暴叉,再次折返回来,向着暴徒冲了上去。他举起防暴叉,狠狠地向一名暴徒的头上打去,暴徒反手伸刀一刷,他的防暴叉“咣当”一声掉在地上。他又举起手中的对讲机,重重地砸在一名暴徒的头上。另一名暴徒一刀飞来,他紧握对讲机的拇手、食指被砍断,白生生的骨头露了出来。

此刻,他已经顾不了疼痛,一边呼喊群众撤离,一边与暴徒搏斗。

从张立元负伤的地点到五名暴徒被击毙地约100多米的路上,留下了他和战友们奋勇追击暴徒的一串串带血足印。

他的英雄壮举,被群众称为“为百姓筑起安全墙的肉盾所长”。

后来,他和彭宾被送往医院紧急抢救。经诊断,彭宾肝脏广泛破裂,胃部多发破裂,十二指肠韧带破裂。医院在抢救彭宾的8个小时的时间,为彭宾输血达15300CC,相当于一个人的血液换了3次。彭宾终于醒来了。他们用顽强的意志、强大的生命能量,证明了正义终将战胜邪恶。

英雄不会死!

4、六名保安:用肉体垒成护众墙

21时18分,穷凶极恶的暴徒手持长刀,一路追杀旅客冲到车站小件寄存处。惊慌失措的人群见缝就钻,见门就进,有的人从门口冲进寄存处,有的干脆从寄存处窗口直接翻入室内躲难。有一名满脸鲜血的男子从窗口跳入寄存处内,躲在小货架下瑟瑟发抖。

正在里面为旅客寄存行李的五十二岁保安员祖朝文,挺身而出, 赤手空拳地与暴徒展开了殊死搏斗。他奋力抓住一名暴徒的手,一脚踢在其腹部,这时,另一名女暴徒一刀砍在他的左脸上,鲜血模糊了他的眼睛。他抓起一把小凳子狠狠砸向女暴徒,女暴徒又反手一刀划在他的右脖上,顿时血液喷射而出。剧烈的疼痛,使祖朝文摇晃了两下身子,差点倒了下去。他后退了两步,用尽最后一点力气,将小凳子抵挡住寄存处的门,然后自己横倒在门口,紧紧地堵住了大门。气急败坏的暴徒冲上来,用力推门,他用身体死死抵住门就是不松开。暴徒见始终不能进到小件寄存处,又狠狠地向他脖子砍了一刀。这残忍的一刀,将他的脖子砍断只剩下一点皮!

祖朝文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,住了砍向群众的长刀,用自己的生命保住了躲入寄存处的16名旅客、3名铁路职工的生命安全,光荣牺牲。

21时20分, 当三名手持长刀的暴徒一路砍杀旅客冲入铁旅大厦副楼时,正在值班的四十六岁保安员张建光挺身而出。他站在楼道中间,将橡胶棍指着正在挥刀的暴徒,大声呵斥:“站住,放下砍刀!”努力牵制着暴徒并分散暴徒的注意力,同时呼叫群众:“快跑!”暴徒冲上来了,张建光举起橡胶棍用力向暴徒打去,暴徒一刀将他手中的橡胶棍砍飞。他毫不畏惧地又冲上去,两拳打在暴徒脸上。暴徒长刀一横,“唰”的一声,他的脖子当即被砍开,鲜血喷涌而出。他“嘟噜嘟噜”地大声吼叫着,上前死死抱住一个暴徒不松手。这时,那个暴徒左手一插,尖利的匕首深深地刺入他的心脏。

张建光为疏散隐蔽群众、减少群众伤亡赢得了时间。他用身体挡住了凶残暴徒的砍刀,英勇地牺牲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。 

暴徒狂叫着一路猛追,见人就砍,手段残忍,丧尽天良。

暴徒从广场一直追杀到火车站康师傅私房牛肉面馆门前,几十个群众潮水般涌进面馆躲藏。在这紧急关头,正在面馆内维护秩序的四十八岁保安员刘正仓,提着一把凳子火速冲向门外的持刀暴徒。他一凳子砸向一名暴徒,顺势上前抓住一名暴徒的手,将其按翻在地。此时,另一名暴徒一刀刺在他的左胸上,他“啊哟”一声倒在了血泊之中,光荣牺牲。他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英勇无畏的壮歌。

李家全、张远江、丁学富三名保安员,顽强地与凶残的暴徒展开搏斗,连中数刀,光荣负伤。

5、80后铁警:双手撑起铜墙铁壁

余猛、李锐、高峰,这三名80后铁路警察,面对穷凶极恶的暴徒,他们勇敢地冲了上去。

事发时,余猛正在昆明火车站前执勤。他突然听到从昆明站站前广场传来尖叫声,看到旅客捂住流血的伤口惊慌奔跑,他明白:有歹徒在广场上砍人了。

他边向昆明铁路公安处指挥中心报告情况,边抽出别在腰间的伸缩警棍,逆着奔跑的人群冲入昆明站站前广场东侧临时候车区。

当他看到一名暴徒挥刀向一名旅客砍去时,大喝一声:“住手!”便甩开警棍冲上去,与暴徒展开搏斗,同时呼喊身边的旅客:“赶快撤离。”

他使出在警校学过的格斗技术,左右挥舞着警棍,打得暴徒连连后退。他的警棍与暴徒的砍刀拼命扭打着,随着“叮叮当当”的金属撞击声,一串串火花崩裂闪耀。眼看暴徒就要招架不住了,正当他一步上前,正准备用“掏裆砍脖”格斗术将暴徒摔翻时,那名暴徒“呀呀哇哇”地吼叫了两声。另外两名暴徒立即转身冲过来,对他一阵乱砍。他躲闪不及,右手臂被暴徒连砍2刀,伤口长达7厘米,刀口深可见骨,右前臂肌肉完全断裂,鲜血直流。

他忍住伤口的剧痛,边战斗边往右边移动,迅速引导50余名惊慌的群众进到交警执勤岗亭内躲避。他用桌子、凳子顶住亭门,关掉亭内电灯,自己用左手捂住血流不止已露出骨头的右手伤口,手持警棍挡在岗亭门前,把守着亭门,保护着群众。

后来,当战友把他送到医院,医生扶他躺在手术台上准备手术时,他看到医院一下送进来许多更重的伤员,有的脸上、身上都是血,余猛又从手术台上爬了下来。他对医生说:“先抢救他们,他们的伤口比我严重。”他手臂流着血,一直坐在手术室外等到其他受伤群众救治完毕,他才接受手术。

民警李锐,事发时正在站前路处理一起车辆违法行为。当他听到有群众大叫“砍人了”时,他立即向着群众奔来的方向跑去。在出站口,他看到有几名暴徒正疯狂地挥刀追砍周围的群众,他立即抽出伸缩警棍,大声喝道:“住手!放下砍刀!”随即冲上前去与暴徒展开搏斗。

这时,随后追赶的民警和自发参与搏斗的群众也前来增援。搏斗中,李锐的小腿被暴徒砍伤,鲜血沿着警裤流了下来。

李锐忍着伤口的疼痛,和战友、群众一路追击、围堵暴徒,直至这伙暴徒被特警击倒。

后来,他又艰难地和其他战友一起指挥救护车、公交车、警车、私人轿车等车辆,将受伤的五六十名群众抬到车上,然后又和同事开着警用摩托车,为满载伤员的车辆开路。将伤员送到医院后,同事让他先去包扎一下,可他却说:“现在重伤员那么多,我摸过了,我伤得不深!”

他在医院拿了一些纱布缠在还在流血的腿上,返回车站广场继续疏导车辆、维护秩序,直到次日凌晨2时才去医院包扎伤口。

事发时刻,正是售票厅人员众多的时候。暴徒砍杀时,里边的旅客夺门而出,而外边的旅客鱼贯而入,一片拥挤,混乱不堪。两个暴徒趁机挥舞着砍刀,狂砍滥杀。 
  
正在执勤的高峰一边指挥群众疏散,一边扒开人群,径直向暴徒扑去。他对暴徒高喊:“把刀放下!”他试图吸引暴徒注意力,将暴徒尽可能地引向旅客较少的售票厅里面的角落。两名持刀暴徒挥着长刀向他砍来,他用警棍与暴徒展开搏斗。搏斗中,他的手腕、臀部、腿部等多处被砍伤,鲜血染红了警服。

高峰强忍着剧痛,与战友一起疏散和安抚受伤旅客,并把受伤的人员运送到医院救治。直到23时许,他因失血过多,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,倒在地上。他被战友紧急送到医院进行抢救。

6、马维福:挺身而出救战友

3月1日晚21时20分,官渡分局北京路派出所民警马维福,正和同事在辖区开展行业场所的日常检查工作。当他们检查完火车站附近第9家酒店时,接到派出所值班室紧急指令:有人在火车站持刀乱砍乱杀无辜群众,已有多名群众受伤,立即增援。时间就是生命,警情就是命令。他们一行五人立即向火车站事发地点跑去。

天_剑──“3.01”昆明火车站暴恐案暴恐团伙覆灭现场记实(三)

急速奔驰300多米,他和战友们火速赶到北京路与永平路交叉口,继续向火车站奔去。一路上,他们看到东奔西散的人群,哭喊着向北京路方向跑去。他们再往前冲去十多米,便看见前面五名暴徒正疯狂追逐砍杀奔逃的群众,情况万分紧急。

他拨出手枪,冲到离暴徒前面10米的地方,高声喝令:“放下砍刀,不许动!”但暴徒无视警告,手中的长刀依然肆虐挥舞,气焰极其嚣张。他意识到这是一起暴力案件,必须立即制止暴行,保护周围群众的生命安全。

“砰”,他当机立断,举起手枪鸣枪示警。

这响亮的枪声,震慑了暴徒,也让惊慌的群众感到一丝安慰。但随即,暴徒们挥舞着手中的长刀,吼叫着向他和战友们砍来。

他高声呼喊周围的群众快速散开,同时站稳脚跟,举起手枪果断地向暴徒射击。

“砰”的一枪,子弹当即击穿了一名暴徒的腿。可那名暴徒却没有倒下,只摇晃了两下身子,更加疯狂地举刀向他们砍来。

这时,另一名暴徒挥刀向他身旁的战友谢启明的头部砍去,顿时鲜血从战友的头上喷溅出来。混乱中,他见暴徒继续挥刀对倒地的谢启明狂砍。

他不顾自身安危,上前一边对砍杀谢启明的暴徒射击,一边保护着谢启明。然后扶起战友,边转移边向暴徒射击,直至手枪中的子弹全部打完。

7、谢启明:向暴徒射出了最后一颗子弹

天_剑──“3.01”昆明火车站暴恐案暴恐团伙覆灭现场记实(三)

当晚9点18分,北京路派出所民警谢启明和同事们驾驶着2号巡逻车正在辖区巡逻。突然,他接到指令:“火车站广场好像有人打群架,多名人员被砍伤,立即增援。”

谢启明立即驾驶巡逻车火速赶往火车站广场。车还未到现场,四处奔散的人群就向闪着警灯的警车跑来。一名满身鲜血的男子对着他吼道:“有人在砍人啊!“

他将巡逻车停在广场岗亭附近后,和同事下车向广场冲去。他发现广场前方奔跑的人群后面,有几名身着黑衣的蒙面暴徒,手持砍刀正在追砍人群,地上到处躺着鲜血淋淋的旅客。他原本以为只是简单的持械斗殴事件,此时才发现事态十分严重。

他拨出手枪,和拿着钢管、木棍的战友们向暴徒冲了过去。他边冲边对着暴徒高声大喊:“我是警察,把刀放下”。

几名暴徒像聋子一样充耳未闻,仍然举着屠刀,顺着北京路,一边追砍群众,一边向他们冲杀过来。

见此情况,谢启明“砰”的一声,朝天鸣枪示警。听到枪声,暴徒们停顿了一下之后,继续举着长刀向他们冲来。

因为四处是奔跑的人群,担心有误伤,他不能贸然开枪。便和其余几名民警边与暴徒搏斗、周旋,边疏散群众,边将五名暴徒从人员众多的站前广场引向人员较少的北京路上。

“砰!”他见暴徒继续追杀群众,再次对着暴徒鸣枪示警,厉声喝斥:“把刀放下,否则开枪了!”几名暴徒“哇哇哇”地吼叫着,边砍杀群众,边继续拼命向他们冲过来。看那暴徒的架势,好像是好斗的公鸡遇到了对手,抖动着翅膀决心与对手一决高低。

“砰!”他停着脚步,瞄准跑在前面的一名暴徒开了枪。那名暴徒中枪后,一个狼跄摔倒在地上,但很快又用刀拄着地面爬了起来,继续向他们追砍。

见他开枪击中同伙,其他四名暴徒冲上来包围着他,对他拼命砍杀。他双手握枪,对准暴徒连续开枪。

“砰、砰……”,随着尖厉的枪声,又有两名暴徒倒下。可是,他也不知道是因为手枪子弹力量不够,还是没有打中暴徒的要害部,子弹打在暴徒身上,好像是软弱的麻醉剂一样,秒秒钟就失去了作用。中弹暴徒嚎叫着,从地上爬起来,又举刀向他狂砍。他震惊了,这些暴徒,难道是科幻电影里描写的那样,是钢铁做的变形金钢吗?是外星人吗?是橡皮筋软泥巴做的,没有神经,也不疼痛,根本打不倒吗?暴徒没有彻底倒下,就没有威慑力! 

“砰”,谢启明再次瞄准暴徒射击。可当他继续扣动板机时,手枪没有打响。他已经打光了手枪里的子弹。

五名暴徒像疯狂的魔鬼一样,吼叫着从前后左右夹击,举刀朝他劈头盖脸地砍杀过来。

面对如此穷凶极恶的要直取他性命的暴徒,他使出浑身解数,沉着应对,挥舞着手中唯一能抵挡一下暴徒长刀的铁手枪。他左挡右躲,同时用拳脚不停地打击暴徒。

搏斗中,他瞅准时机,一枪柄砸在一个女暴徒的头上,那女暴徒摇晃了两下身子,软软地倒了下去。另一个暴徒对着他狠狠一刀砍过去。他用手枪一挡,“当”的一声,手枪掉在了地上。

枪是自己的生命,枪不能丢!

他趁机弯腰拾枪。一个暴徒从后面一刀砍在他的背上,“啪”的一声,他背上的防弹衣被砍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。他拾枪起身时,一个暴徒对着他头上砍了一刀,头上被砍开了一个大口子,头骨当即被砍裂。另一名暴徒朝他面部砍了一刀,鼻子被砍断。又一个暴徒对着他的胸膛连砍了几刀,他胸前的防弹衣被“当当当”地砍成了几块。

接着,暴徒们又挥刀向他脸上、身上乱砍数刀。他的脸上、警服上流满了鲜血。他觉得眼前模糊不清、天旋地转,倒在了血泊中。

这时,增援的民警和群众陆续赶了过来,纷纷用灭火器、电警棍将五名暴徒围堵在离车站100多米远的北京路上。

暴徒们见被围困,又陆续分开,四处追杀。协警员王洪光举着警棍与暴徒搏斗,另外两名暴徒从他后面挥刀上来,对他一阵乱砍,王洪光倒在了地上。

民警张华星拔枪前来增援。他对准一个蒙面黑衣暴徒开了一枪,那个暴徒应声倒在地上。在一名协警的帮助下,张华星迅速将倒地黑衣暴徒扭起来。此时,另外四 名暴徒嚎叫着冲上来,对他举刀狂砍,同时扶起受伤的同伙,继续对着无辜群众,大开砍杀。张华星立即拉着受伤协警员,对着暴徒边开枪边转移。

就在他们的手枪子弹打完的时候,他们看到一辆PTU警车呼啸而来。一名特警端着长枪冲上前去,对天鸣枪示警,暴徒又向着鸣枪特警疯狂地追砍上去。只见那名特警果断地对准暴徒,“哒哒哒”地开了火。

受伤的谢启明、张华星和民警们看到,那狂暴的五名黑衣暴徒举刀向那名特警砍上去时,被特警很快地、一个接着一个地打倒在地。在场的群众目睹了特警这精彩的一幕,无不拍手高呼: “打得漂亮!”。

随着一声声正义的枪响,四名暴徒被击毙,女暴徒托合提被击伤后生擒。

女暴徒托合提被击伤后,被送住医院救治。

在医院里,她醒来后仍然眼发凶光,手脚挥舞,好像还在挥刀砍杀无辜群众。当她知道自己已经在医院救治时,不停地吼叫着,挣扎着要去寻死,要去“升天”。

她身中两弹,一颗子弹击穿她的胸膛正中,一颗子弹击穿她的右胸,医生努力地将她抢救了过来。但因伤口洞穿,失血过多,她一个劲地叫喊“疼啊、痛啊”、“痛呀、疼呀”、“要喝水”。守护她的人员只得一边安抚她,一边给她适量喝水。

决定再也不食人间烟火、残酷无情的女暴徒,此时要喝水、感觉疼痛,说明她已经逐渐回到了“人间”,恢复了“人”的意识。

于是,她开始思念已经送回老家的女儿。她摸摸自己肚子里已经怀孕四个多月的孩子,眼睛里流露出了一点点母性的温存,淌出了两滴眼泪。特别当她回想起在火车站,一刀劈开了一名背在母亲背上的孩子的头颅时,她慢慢地低下了头,眼泪“哗哗哗”地流了下来。那眼泪虽然依旧浑浊不堪、蛇毒涟涟,但总算是从她的“人”的眼泉里流了出来。

在与暴徒英勇的搏斗中,保安员祖朝文、张建光、刘正仓光荣牺牲,9名公安民警、4名协警员、3名保安员光荣负伤。

正义的利剑,彻底粉碎了暴徒们的“升天”梦想。


标签:治安岗亭 火车站 北京路 生死线 尖叫声 
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按页面下方联系方式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
Copyright © 2003-2018 www.china110.org All Rights Reserved. 投稿邮箱:99689628@qq.com
中国警务报道网(www.china110.org)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